万年历
说林上第二十二

汤以伐桀,而恐天下言己为贪也,因乃让天下于务光。而恐务光之受之也,
乃使人说务光曰:“汤杀君而欲传恶声于子,故让天下于子。”务光因自投于河。
秦武王令甘茂择所欲为于仆与行事。孟卯曰:“公不如为仆。公所长者,使
也。公虽为仆,王犹使之于公也。公佩仆玺而为行事,是兼官也。”
子圉见孔子于商太宰。孔子出,子圉入,请问客。太宰曰:“吾已见孔子,
则视子犹蚤虱之细者也。吾今见之于君。”子圉恐孔子贵于君也,因谓太宰曰:
“君已见孔子,亦将视子犹蚤虱也。”太宰因弗复见也。
魏惠王为臼里之盟,将复立于天子。彭喜谓郑君曰:“君勿听。大国恶有天
子,小国利之。若君与大不听,魏焉能与小立之?”
晋人伐刑,齐桓公将救之。鲍叔曰:“太蚤。邢不亡,晋不敝;晋不敝,齐
不重。且夫持危之功,不如存亡之德大。君不如晚救之以敝晋,齐实利。待邢亡
而复存之,其名实美。”桓公乃弗救。
子胥出走,边候得之。子胥曰:“上索我者,以我有美珠也。今我已亡之矣。
我且曰子取吞之。”候因释之。
庆封为乱于齐而欲走越。其族人曰:“晋近,奚不之晋?”庆封曰:“越远,
利以避难。”族人曰:“变是心也,居晋而可;不变是心也,虽远越,其可以安
乎?”
智伯索地于魏宣子,魏宣子弗予。任章曰:“何故不予?”宣子曰:“无故
请地,故弗予。”任章曰:“无故索地,邻国必恐。彼重欲无厌,天下必惧。君
予之地,智伯必骄而轻敌,邻邦必惧而相亲。以相亲之兵待轻敌之国,则智伯之
命不长矣。《周书》曰:‘将欲败之,必姑辅之;将欲取之,必姑予之。’君不
如予之,以骄智伯。且君何释以天下图智氏,而独以吾国为智氏质乎?”君曰:
“善。”乃与之万户之邑。智伯大悦,因索地于赵,弗与,因围晋阳。韩、魏反
之外,赵氏应之内,智氏自亡。
秦康公筑台三年。荆人起兵,将欲以兵攻齐。任妄曰:“饥召兵,疾召兵,
劳召兵,乱召兵。君筑台三年,今荆人起兵将攻齐,臣恐其攻齐为声,而以袭秦
为实也,不如备之。”戍东边,荆人辍行。
齐攻宋,宋使臧孙子南求救于荆。荆大说,许救之,甚欢。臧孙子忧而反。
其御曰:“索救而得,今子有忧色,何也?”臧孙子曰:“宋小而齐大。夫救小
宋而恶于大齐,此人之所以忧也,而荆王说,必以坚我也。我坚而齐敝,荆之所
利也。”臧孙子乃归。齐人拔五城于宋,而荆救不至。
魏文侯借道于赵而攻中山,赵肃侯将不许。赵刻曰:“君过矣。魏攻中山而
弗能取,则魏必罢。罢则魏轻,魏轻则赵重。魏拔中山,必不能越赵而有中山也。
是用兵者魏也,而得地者赵也。君必许之。而大欢,彼将知君利之也,必将辍行。
君不如借之道,示以不得已也。”
鸱夷子皮事田成子。田成子去齐,走而之燕,鸱夷子皮负传而从。至望邑,
子皮曰:“子独不闻涸泽之蛇乎?泽涸,蛇将徙。有小蛇谓大蛇曰:‘子行而我
随之,人以为蛇之行者耳,必有杀子者。子不如相衔负我以行,人必以我为神君
也。’乃相衔负以越公道而行。人皆避之,曰:‘神君也。’今子美而我恶。以
子为我上客,千乘之君也;以子为我使者,万乘之卿也。子不如为我舍人。”田
成子因负传而随之。至逆旅,逆旅之君待之甚敬,因献酒肉。
温人之周,周不纳客。问之曰:“客耶?”对曰:“主人。”问其巷而不知
也,吏因囚之。君使人问之曰:“子非周人也,而自谓非客,何也?”对曰:
“臣少也诵《诗》,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君
天子,则我天子之臣也。岂有为人之臣而又为之客哉?故曰主人也。”君使出之。
韩宣王谓樛留曰:“吾欲两用公仲、公叔,其可乎?”对曰:“不可。晋用
六卿而国分,简公两用田成、阚止而简公杀,魏两用犀首、张仪而西河之外亡。
今王两用之,其多力者树其党,寡力者借外权。群臣有内树党以骄主,内有外为
交以削地,则王之国危矣。”
绍绩昧醉寐而亡其裘。宋君曰:“醉足以亡裘乎?”对曰:“桀以醉亡天下,
而《康诰》曰:‘毋彝酒。’彝酒者,常酒也。常酒者,天子失天下,匹夫失其
身。”
管仲、隰朋从桓公伐孤竹,春往冬反,迷惑失道。管仲曰:“老马之智可用
也。”乃放老马而随之,遂得道。行山中无水,隰朋曰:“蚁冬居山之阳,夏居
山之阴,蚁壤寸而有水。”乃掘地,遂得水。以管仲之圣而隰朋之智,至其所不
知,不难师于老马与蚁。今人不知以其愚心而师圣人之智,不亦过乎?
有献不死之药于荆王者,谒者操之以入。中射之士问曰:“可食乎?”曰:
“可。”因夺而食之。王大怒,使人杀中射之士。中射之士使人说王曰:“臣问
谒者,曰‘可食’,臣故食之,是臣无罪,而罪在谒者也。且客献不死之药,臣
食之而王杀臣,是死药也,是客欺王也。夫杀无罪之臣,而明人之欺王也,不如
释臣。”王乃不杀。
田驷欺邹君,邹君将使人杀之。田驷恐,告惠子。惠子见邹君曰:“今有人
见君,则<目夹>其一目,奚如?”君曰:“我必杀之。”惠子曰:“瞽两目<目夹>,
君奚为不杀?”君曰:“不能勿<目夹>。”惠子曰:“田驷东欺齐侯,南欺荆王。
驷之于欺人,瞽也,君奚怨焉?”邹君乃不杀。
鲁穆公使众公子或宦于晋,或宦于荆。犁鉏曰:“假人于越而救溺子,越人
虽善游,子必不生矣。失火而取水于海,海水虽多,火必不灭矣,远水不救近火
也。今晋与荆虽强,而齐近,鲁患其不救乎!”
严遂不善周君,患之。冯沮曰:“严遂相,而韩傀贵于君。不如行贼于韩傀,
则君必以为严氏也。”
张谴相韩,病将死。公乘无正怀三十金而问其疾。居一月,公自问张谴曰:
“若子死,将谁使代子?”答曰:“无正重法而畏上,虽然,不如公子食我之得
民也。”张谴死,因相公乘无正。
乐羊为魏将而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之君烹其子而遗之羹。乐羊坐于幕
下而啜之,尽一杯。文候谓堵师赞曰:“乐羊以我故,而食其子之肉。”答曰:
“其子而食之,且谁不食?”乐羊罢中山,文候赏其功而疑其心。孟孙猎得麑,
使秦西巴持之归,其母随之而啼。秦西巴弗忍而与之。孟孙适至而求麑。答曰:
“余弗忍而与其母。”孟孙大怒,逐之。居三月,复召以为其子傅。其御曰:
“曩将罪之,今召以为子傅,何也?”孟孙曰:“夫不忍麑,又且忍吾子乎?”
故曰:“巧诈不如拙诚。”乐羊以有功见疑,秦古巴以有罪益信。
曾从子,善相剑者也。卫君怨吴王,曾从子曰:“吴王好剑,臣相剑者也。
臣请为吴王相剑,拔而示之,因为君刺之。”卫君曰:“子之为是也,非缘义也,
为利也。吴强而富,卫弱而贫。子必往,吾恐子为吴王用之于我也。”乃逐之。
纣为象箸而箕子怖,以为象箸必不盛羹于土鉶,则必犀玉之杯;玉杯象箸必
不盛菽藿,则必旄象豹胎;旄象豹胎必不衣短褐而舍茅茨之下,则必锦衣九重,
高台广室也。称此以求,则天下不足矣。圣人见微以知萌,见端以知末。故见象
箸而怖,知天下之不足也。
周公旦已胜殷,将攻商盖。辛公甲曰:“大难攻,小易服。不如服众小以劫
大。”乃攻九夷而商盖服矣。
纣为长夜之饮,欢以失日,问其左右,尽不知也。乃使人问箕子。箕子谓其
徒曰:“为天下主而一国皆失日,天下其危矣。一国皆不知而我独知之,吾其危
矣。”辞以醉而不知。
鲁人身善织屦,妻善织缟,而欲徙于越。或谓之曰:“子必穷矣。”鲁人曰:
“何也?”曰:“屦为屡之也,而越人跣行;缟为冠之也,而越人被发。以子之
所长,游于不用之国,欲使无穷,其可得乎?”
陈轸贵于魏王。惠子曰:“必善事左右。夫杨,横树之节生,倒树之即生,
折而树之又生。然使十人树之而一人拔之,则毋生杨矣。至以十人之众,树易生
之物而不胜一人者,何也?树之难而去之易也。子虽工自树于王,而欲去子者众,
子必危矣。”
鲁季孙新弑其君,吴起仕焉。或谓起曰:“夫死者,始死而血,已备而衄,
已衄而灰,已灰而土。及其土也,无可为者矣。今季孙乃始血,其毋乃未可知也。”
吴起因去之晋。
隰斯弥见田成子,田成子与登台四望。三面皆畅,南望隰子家之树蔽之。田
成子亦不言。隰子归,使人伐之。斧离数创,隰子止之。其相室曰:“何变之数
也?”隰子曰:“古者有谚曰:‘知渊中之鱼者不祥。’夫田子将有大事,而我
示之知微,我必危矣。不伐树,未有罪也;知人之所不言,其罪大矣。”乃不伐
也。
杨子过于宋东之逆旅。有妾二人,其恶者贵,美者贱。杨子问其故。逆旅之
父答曰:“美者自美,吾不知其美也;恶者自恶,吾不知其恶也”杨子谓弟子曰:
“行贤而去自贤之习,焉往而不美。”
卫人嫁其子而教之曰:“必私积聚。为人妇而出,常也;其成居,幸也。”
其子因私积聚,其姑以为多私而出之。其子所以反者倍其所以嫁。其父不自罪于
教子非也,而自知其益富。令人臣之处官者,皆是类也。
鲁丹三说中山之君而不受也,因散五十金事其左右。复见,未语而君与之食。
鲁丹出,不反舍,遂去中山。其御曰:“及见,乃始善我。何故去之?”鲁丹曰:
“夫以人言善我,必以人言罪我。”未出境,而公子恶之曰:“为赵来间中山。”
君因索而罪之。
田伯鼎好士而存其君,白公好士而乱荆。其好士则同,其所以为则异。公孙
友自刖而尊百里,竖刁自宫而谄桓公。其自刑则同,其所以自刑之为则异。慧子
曰:“狂者东走,逐者亦东走。其东走则同,其所以东走之则异。故曰:‘同事
之人,不可不审察也。’”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