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用人第二十七

闻古之善用人者,必循天顺人而明赏罚。循天,则用力寡而功立;顺人,则
刑罚省而令行;明赏罚,则伯夷、盗跖不乱。如此,则白黑分矣。治国之臣,效
功于国以履位,见能于官以受职,尽力于权衡以任事。人臣皆宜其能,胜其官,
轻其任,而莫怀余力于心,莫负兼官之责于君。故内无伏怨之乱,外无马服之患。
明君使事不相干,故莫讼;使士不兼官,故技长;使人不同功,故莫争。争讼止,
技长立,则强弱不觳力,冰炭不合形,天下莫得相伤,治之至也。
释法术而任心治,尧不能正一国;去规矩而妄意度,奚仲不能成一轮;废尺
寸而差短长,王尔不能半中。使中主守法术,拙匠执规矩尺寸,则万不失矣。君
人者能去贤巧之所不能,守中拙之所万不失,则人力尽而功名立。
明主立可为之赏,设可避之罚。故贤者劝赏而不见子胥之祸,不肖者少罪而
不见伛剖背,肓者处平而不遇深谿,愚者守静而不陷险危。如此,则上下之恩结
矣。古之人曰:“其心难知,喜怒难中也。”故以表示目,以鼓语耳,以法教心。
君人者释三易之数,而行一难知之心。如此,则怒积于上而怨积于下,以积怒而
御积怨,则两危矣。
明主之表易见,故约立;其教易知,故言用;其法易为,故令行。三者立而
上无私心,则不得循法而治,望表而动,随绳而断,因攒而缝。如此,则上无私
威之毒,而下无愚拙之诛。故上君明而少怒,下尽忠而少罪。
闻之曰:“举事无患者,尧不得也。”而世未尝无事也。君人者不轻爵禄,
不易富贵,不可与救危国。故明主厉廉耻,招仁义。昔者介子推无爵禄而义随文
公,不忍口腹而仁割其肌,故人主结其德,书图著其名。人主乐乎使人以公尽力,
而苦乎以私夺威;人臣安乎以能受职,而苦乎以一负二。故明主除人臣之所苦,
而立人主之所乐。上下之利,莫长于此。不察私门之内,轻虑重事,厚诛薄罪,
久怨细过,长侮偷快,数以德追祸,是断手而续以玉也,故世有易身之患。
人主立难为而罪不及,则私怨生;人臣失所长而秦难给,则伏怨结。劳苦不
抚循,忧悲不哀怜;喜则誉小人,贤不肖俱赏;怒则毁君子,使伯夷与盗跖俱辱。
故臣有叛主。
使燕王内憎其民而外爱鲁人,则燕不用而鲁不附。燕见憎,不能尽力而务功;
鲁见说,而不能离死命而亲他主。如此,则人臣为隙穴,而人主独立。以隙穴之
臣而事独立之主,此之谓危殆。
释仪的而妄发,虽中小不巧;释法制而妄怒,虽杀戮而奸人不恐。罪生甲,
祸归乙,伏怨乃结。故至治之国,有赏罚而无喜怒,故圣人极有刑法,而死无螫
毒,故奸人服。发矢中的,赏罚当符,故尧复生,羿复立。如此,则上无殷、夏
之患,下无比干之祸,君高枕而臣乐业,道蔽天地,德极万世矣。
夫人主不寒隙穴,而劳力于赭垩,暴雨疾风必坏。不去眉睫之祸,而慕贲、
育之死;不谨萧墙之患,而固金城于远境;不用近贤之谋,而外结万乘之交于千
里。飘风一旦起,则贲、育不及救,而外交不及至,祸莫大于此。当今之世,为
人主忠计者,必无使燕王说鲁人,无使近世慕贤于古,无思越人以救中国溺者。
如此,则上下亲,内功立,外名成。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