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问辩第四十一

或问曰:“辩安生乎?”对曰:“生於上之不明也。”问者曰:“上之不明,
因生辩也,何哉?”对曰:“明主之国,令者,言最贵者也,法者,事最適者也。
言无二贵,法不两適,故言行而不轨於法令者必禁。若其无法令而可以接诈应变、
生利揣事者,上必采其言而责其实,言当则有大利,不当则有重罪,是以愚者畏
罪而不敢言,智者无以讼,此所以无辩之故也。乱世则不然,主上有令而民以文
学非之,官府有法民以私行矫之,人主顾渐其法令而尊学者之智行,此世之所以
多文学也。夫言行者,以功用为之的彀者也。夫砥砺杀矢而以妄发,其端未尝不
中秋毫也;然而不可谓善射者,无常仪的也。设五寸之的,引十步之远,非羿、
逢蒙不能必中者,有常也。故有常则羿、逢蒙以五寸的为巧,无常则以妄发之中
秋毫为拙。今听言观行,不以功用为之的彀,言虽至察,行虽至坚,则妄发之说
也。是以乱世之听言也,以难知为察,以博文为辩;其观行也,以离群为贤,以
犯上为抗。人主者说辩察之言,尊贤抗之行,故夫作法术之人,立取舍之行,别
辞争之论,而莫为之正。是以儒服带剑者众,而耕战之士寡;坚白无厚之词章,
而宪令之法息。故曰:“上不明则辩生焉。”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