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诡使第四十五

圣人之所以为治道者三:一曰利,二曰威,三曰名。夫利者所以得民也,威
者所以行令也,名者上下之所同道也。非此三者,虽有不急矣。今利非无有也而
民不化,上威非不存也而下不听从,官非无法也而治不当名。三者非不存也,而
世一治一乱者何也?夫上之所贵与其所以为治相反也。
夫立名号所以为尊也,今有贱名轻实者,世谓之高。设爵位所以为贱贵基也,
而简上不求见者,世谓之贤。威利所以行令也,而无利轻威者,世谓之重。法令
所以为治也,而不从法令为私善者,世谓之忠。官爵所以劝民也,而好名义不进
仕者,世谓之烈士。刑罚所以擅威也,而轻法不避刑戮死亡之罪者,世谓之勇夫。
民之急名也,甚其求利也。如此,则士之饥饿乏绝者,焉得无岩居苦身以争名於
天下哉?故世之所以不治者,非下之罪,上失其道也。常贵其所以乱,而贱其所
以治,是故下之所欲,常与上之所以为治相诡也。今下而听其上,上之所急也。
而惇悫纯信,用心怯言,则谓之窭。守法固,听令审,则谓之愚。敬上畏罪,则
谓之怯。言时节,行中適,则谓之不肖。无二心私学,听吏从教者,则谓之陋。
难致谓之正。难予谓之廉。难禁谓之齐。有令不听从谓之勇。无利於上谓之愿。
宽惠行德谓之仁。重厚自尊谓之长者。私学成群谓之师徒。闲静安居谓之有思。
损仁逐利谓之疾。险躁佻反覆谓之智。先为人而后自为,类名号言,泛爱天下,
谓之圣。言大本称而不可用,行而乖於世者,谓之大人。贱爵禄,不挠上者,谓
之杰。下渐行如此,入则乱民,出则不便也。上宜禁其欲、灭其迹而不止也,又
从而尊之,是教下乱上以为治也。
凡上所治者刑罚也,今有私行义者尊。社稷之所以立者安静也,而譟险谗
谀者任。四封之内所以听从者信与德也,而陂知倾覆者使。令之所以行、威之所
以立者恭俭听上,而岩居非世者显。仓廪之所以实者耕农之本务也,而綦组锦绣
刻画为末作者富。名之所以成、城池之所以广者战士也,今死之孤饥饿乞於道,
而优笑酒徒之属乘车衣丝。赏禄所以尽民力易下死也,今战胜攻取之士劳而赏不
霑,而卜筮视手理狐虫为顺辞於前者日赐。上握度量所以擅生杀之柄也,今守度
奉量之士欲以忠婴上而不得见,巧言利辞行奸轨以倖偷世者数御。据法直言、
名刑相当、循绳墨、诛奸人所以为上治也而愈疏远,谄施顺意从欲以危世者近习。
悉租税、专民力所以备难充仓府也,而士卒之逃事状匿附讬有威之门以避傜赋、
而上不得者万数。夫陈善田利宅所以厉战士也,而断头裂腹播骨乎平原野者,无
宅容身,死田亩;而女妹有色,大臣左右无功者,择宅而受,择田而食。赏利一
从上出、所以善剬下也,而战介之士不得职,而閒居之士尊显。上以此为教,
名安得无卑,位安得无危。夫卑名位者,必下之不从法令、有二心无私学、反逆
世者也,而不禁其行,不破其群,以散其党,又从而尊之,用事者过矣。上之所
以立廉耻者,所以属下也;今士大夫不羞汙泥丑辱而宦,女妹私义之门不待次而
宦。赏赐所以为重也,而战斗有功之士贫贱,而便辟优徒超级。名号诚信,所以
通威也,而主揜障。近习女谒并行,百官主爵迁人,用事者过矣。大臣官人与
下先谋比周,虽不法行,威利在下则主卑而大臣重矣。
夫立法令者以废私也,法令行而私道废矣。私者所以乱法也。而士有二心私
学、岩居窞路、讬伏深虑,大者非世,细者惑下,上不禁,又从而尊之,以名,
化之以实,是无功而显,无劳而富也。如此,则士之有二心私学者,焉得无深虑、
勉知诈、与诽谤法令以求索,与世相反者也。凡乱上反世者,常士有二心私学者
也。故《本言》曰:“所以治者法也,所以乱者私也,法立,则莫得为私矣。”
故曰:道私者乱,道法者治。上无其道,则智者有私词,贤者有私意。上有私惠,
下有私欲,圣智成群,造言作辞,以非法措於上。上不禁塞,又从而尊之,是教
下不听上、不从法也。是以贤者显名而居,奸人赖赏而富。贤者显名而居,奸人
赖赏而富,是以上不胜下也。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