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忠孝第五十一

天下皆以孝悌忠顺之道为是也,而莫知察孝悌忠顺之道而审行之,是以天下
乱。皆以尧、舜之道为是而法之,是以有弑君,有曲父。尧、舜、汤、武或反君
臣之义,乱后世之教者也。尧为人君而君其臣,舜为人臣而臣其君,汤、武为人
臣而弑其主、刑其尸,而天下誉之,此天下所以至今不治者也。夫所谓明君者,
能畜其臣者也;所谓贤臣者,能明法辟、治官职以戴其君者也。今尧自以为明而
不能以畜舜,舜自以为贤而不能以戴尧,汤、武自以为义而弑其君长,此明君且
常与而贤臣且常取也。故至今为人子者有取其父之家,为人臣者有取其君之国者
矣。父而让子,君而让臣,此非所以定位一教之道也。臣之所闻曰:“臣事君,
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顺则天下治,三者逆则天下乱,此天下之常道也,明王贤
臣而弗易也。”则人主虽不肖,臣不敢侵也。今夫上贤任智无常,逆道也;而天
下常以为治,是故田氏夺吕氏於齐,戴氏夺子氏於宋。此皆贤且智也,岂愚且不
肖乎?是废常、上贤则乱,舍法、任智则危。故曰:“上法而不上贤。”
记曰:“舜见瞽瞍,其容造焉。”孔子曰:“当是时也,危哉!天下岌岌,
有道者,父固不得而子,君固不得而臣也。”臣曰:孔子本未知孝悌忠顺之道也。
然则有道者,进不为臣主,退不为父子耶?父之所以欲有贤子者,家贫则富之,
父苦则乐之;君之所以欲有贤臣者,国乱则治之,主卑则尊之。今有贤子而不为
父,则父之处家也苦;有贤臣而不为君,则君之处位也危。然则父有贤子,君有
贤臣,適足以为害耳,岂得利焉哉!所谓忠臣不危其君,孝子不非其亲,今舜以
贤取君之国,而汤、武以义放弑其君,此皆以贤而危主者也,而天下贤之。古之
烈士,进不臣君,退不为家,是进则非其君,退则非其亲者也。且夫进不臣君,
退不为家,乱世绝嗣之道也。是故贤尧、舜、汤、武而是烈士,天下之乱术也。
瞽瞍为舜父而舜放之,象为舜弟而杀之。放父杀弟,不可谓仁;妻帝二女而取天
下,不可谓义。仁义无有,不可谓明。《诗》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
之滨,莫非王臣。”信若《诗》之言也,是舜出则臣其君,入则臣其父,妾其母,
妻其主女也。故烈士内不为家,乱世绝嗣;而外矫於君,朽骨烂肉,施於土地,
流於川谷,不避蹈水火,使天下从而效之,是天下遍死而愿夭也,此皆释世而不
治是也。世之所为烈士者,虽众独行,取异於人,为恬淡之学而理恍惚之言。臣
以为恬淡,无用之教也;恍惚,无法之言也。言出於无法,教出於无用者,天下
谓之察。臣以为人生必事君养亲,事君养亲不可以恬淡;之人必以言论忠信法术,
言论忠信法术不可以恍惚。恍惚之言,恬淡之学,天下之惑术也。孝子之事父也,
非竞取父之家也;忠臣之事君也,非竞取君之国也。夫为人子而常誉他人之亲曰:
“某子之亲,夜寝早起,强力生财以养子孙臣妾”,是诽谤其亲者也。为人臣常
誉先王之德厚而愿之,是诽谤其君者也。非其亲者知谓之不孝,而非其君者天下
此贤之,此所以乱也。故人臣毋称尧、舜之贤,毋誉汤、武之伐,毋言烈士之高,
尽力守法,专心於事主者为忠臣。
古者黔首俯密蠢愚,故可以虚名取也。今民儇诇智慧,欲自用,不听上,
上必且劝之以赏,然后可进;又且畏之以罚,然后不敢退。而世皆曰:“许由让
天下,赏不足以劝;盗跖犯刑赴难,罚不足以禁。”臣曰:未有天下而无以天下
为者,许由是也;已有天下而无以天下为者,尧、舜是也;毁廉求财,犯刑趋利,
忘身之死者,盗跖是也。此二者,殆物也。治国用民之道也,不以此二者为量。
治也者,治常者也;道也者,道常者也。殆物妙言,治之害也。天下太平之士,
不可以赏劝也;天下太平之士,不可以刑禁也。然为太上士不设赏,为太下士不
设刑,则治国用民之道失矣。故世人多不言国法而言纵横。诸侯言纵者曰:“从
成必霸”,而言横者曰“横成必王”,山东之言纵横未尝一日而止也,然而功名
不成,霸王不立者,虚言非所以成治也。王者独行谓之王,是以三王不务离合,
而止五霸不待纵横,察治内以裁外而已矣。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