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心度第五十四

圣人之治民,度於本,不从其欲,期於利民而已。故其与之刑,非所以恶民,
爱之本也。刑胜而民静,赏繁而奸生,故治民者,刑胜治之首也,赏繁乱之本也。
夫民之性,喜其乱而不亲其法。故明主之治国也,明赏则民劝功,严刑则民亲法。
劝功则公事不犯,亲法则奸无所萌。故治民者,禁奸於未萌;而用兵者,服战於
民心。禁先其本者治,兵战其心者胜。圣人之治民也,先治者强,先战者胜。夫
国事务先而一民心,专举公而私不从,赏告而奸不生,明法而治不烦,能用四者
强,不能用四者弱。夫国之所以强者,政也;主之所以尊者,权也。故明君有权
有政,乱君亦有权有政,积而不同,其所以立异也。故明君操权而上重,一政而
国治。故法者,王之自也;刑者,爱之自也。
夫民之性,恶劳而乐佚,佚则荒,荒则不治,不治则乱而赏刑不行於天下者
必塞。故欲举大功而难致而力者,大功不可几而举也;欲治其法而难变其故者,
民乱不可几而治也。故治民无常,唯治为法。法与时转则治,治与世宜则有功。
故民朴而禁之以名则治,世知维之以刑则从。时移而治不易者乱,能治众而禁不
变者削。故圣人之治民治,法与时移而禁与能变。
能越力於地者富,能起力於敌者强,强不塞者王。故王道在所闻,在所塞,
塞其奸者必王。故王术不恃外之不乱也,恃其不可乱也。恃外不乱而治立者削,
恃其不可乱而行法者兴。故贤君之治国也,適於不乱之术。贵爵则上重,故赏功
爵任而邪无所关。好力者其爵贵,爵贵则上尊,上尊则必王。国不事力而恃私学
者,其爵贱,爵贱则上卑,上卑者必削。故立国用民之道也,能闭外塞私而上自
恃者,王可致也。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