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扬权第八

天有大命,人有大命。夫香美脆味,厚酒肥肉,甘口而病形;曼理皓齿,说
情而捐精。故去甚去泰,身乃无害。权不欲见,素无为也。事在四方,要在中央。
圣人执要,四方来效。虚而待之,彼自以之。四海既藏,道阴见阳。左右既立,
开门而当。勿变勿易,与二俱行,行之不已,是谓履理也。
夫物者有所宜,材者有所施,各处其宜,故上下无为。使鸡司夜,令狸执鼠,
皆用其能,上乃无事。上有所长,事乃不方。矜而好能,下之所欺。辩惠好生,
下因其材。上下易用,国故不治。
用一之道,以名为首,名正物定,名倚物徙。故圣人执一以静,使名自命,
令事自定。不见其采,下故素正。因而任之,使自事之;因而予之,彼将自举之;
正与处之,使皆自定之。上以名举之,不知其名,复修其形;形名参同,用其所
生。二者诚信,下乃贡情。
谨修所事,待命于天。毋失其要,乃为圣人。圣人之道,去智与巧,智巧不
去,难以为常。民人用之,其身多殃;主上用之,其国危亡。因天之道,反形之
理,督参鞠之,终则有始。虚以静后,未尝用己。凡上之患,必同其端;信而勿
同,万民一从。
夫道者,弘大而无形;德者,覈理而普至。至于群生斟酌用之,万物皆盛而
不与其宁。道者,下周于事,因稽而命,与时生死。参名异事,通一同情。故曰:
道不同于万物,德不同于阴阳,衡不同于轻重,绳不同于出入,和不同于燥湿,
君不同于群臣。凡此六者,道之出也。道无双,故曰一。是故明君贵独道之容。
君臣不同道,下以名祷。君操其名,臣效其形,形名参同,上下和调也。
凡听之道:以其所出,反以为之入;故审名以定位,明分以辩类。听言之道,
溶若甚醉。唇乎齿乎,吾不为始乎;齿乎唇乎,愈惛惛乎。彼自离之,吾因
以知之;是非辐凑,上不与构。虚静无为,道之情也;参伍比物,事之形也。参
之以比物,伍之以合虚。根干不革,则动泄不失矣。动之溶之,无为而改之。喜
之则多事,恶之则生怨。故去喜去恶,虚心以为道舍。上不与共之,民乃宠之;
上不与义之,使独为之。上固闭内扃,从室视庭,参咫尺已具,皆之其处。以赏
者赏,以刑者刑,因其所为,各以自成。善恶必及,孰敢不信!规矩既设,三隅
乃列。
主上不神,下将有因;其事不当,下考其常。若天若地,是谓累解。若地若
天,孰疏孰亲?能象天地,是谓圣人。欲治其内,置而勿亲;欲治其外,官置一
人,不使自恣,安得移并!大臣之门,唯恐多人。凡治之极,下不能得。周合刑
名,民乃守职;去此更求,是谓大惑。猾民愈众,奸邪满侧。故曰:毋富人而贷
焉,毋贵人而逼焉,毋专信一人而失其都国焉。腓大于股,难以趣走。主失其神,
虎随其后。主上不知,虎将为狗。主不蚤止,狗益无已。虎成其群,以弑其母。
为主而无臣,奚国之有!主施其法,大虎将怯;主施其刑,大虎自宁。法刑苟信,
虎化为人,复反其真。
欲为其国,必伐其聚;不伐其聚,彼将聚众。欲为其地,必适其赐;不适其
赐,乱人求益。彼求我予,假仇人斧;假之不可,彼将用之以伐我。黄帝有言曰:
“上下一日百战。”下匿其私,用试其上;上操度量,以割其下。故度量之立,
主之宝也;党与之具,臣之宝也。臣之所不弑其君者,党与不具也。故上失扶寸,
下得寻常。有国之君,不大其都;有道之臣,不贵其家;有道之君,不贵其臣。
贵之富之,彼将代之。备恐恐殆,急置太子,祸乃无从起。内索出圉,必身自执
其度量。厚者亏之,薄者靡之。亏、靡有量,毋使民比周同欺其上。亏之若月,
靡之若热。简令谨诛,必尽其罚。
毋弛而弓,一栖两雄;一栖两雄,其斗<口颜>々。豺狼在牢,其羊不繁。一
家二贵,事乃无功。夫妻持政,子无适从。
为人君者,数披其木,毋使木技扶疏;木枝扶疏,将塞公闾,私门将实,公
庭将虚,主将壅围。数披其木,无使木枝外拒;木枝外拒,将逼主处。数披其木,
毋使枝大本小;枝大本小,将不胜春风;不胜春风,枝将害心。公子既众,宗室
忧吟。止之之道,数披其木,毋使枝茂。木数披,党与乃离。掘其根本,木乃不
神。填其渊,毋使水清。探其怀,夺之威。主上用之若电若雷。

Copyright © Www.521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