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拉瓦泽

公元1743~公元1794

伟大的法国科学家安多旺·洛朗·拉瓦泽是化学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人物。1743年他在巴黎诞生时,化学遥遥落在物理、数学之后。化学家们发现了大量孤立的事实,然而没有一种系统的科学学说来改变这种杂乱无章的现象。当时人们错误地认为空气和水是单质物质,更糟糕的是人们完全误解了火的性质,认为所有可燃烧的物质中均含有一种假定的物质,叫“燃素”,在燃烧期间,不可燃烧的物质把其燃素释入空中。

在1754年到1774年期间,如约瑟夫·勃莱克、约瑟夫·蒲力斯特里、享利·加文秋希等天才的化学家分离出了重要的气体,如氧气、氢气、氮气以及二氧化碳。但是由于他们相信“燃素”这一说法,就无法完全理解他们所发现的化学物质的性质和意义。例如,人们认为氧气是缺乏燃素的空气,即所有的燃素都被分离出去的空气。人们知道木块在氧气中比在空气中燃烧得更好些,于是就凭想象认为这是因为缺乏燃素的空气能更容易从燃烧的木块里吸收燃素。显然不正确理解这些基本的东西,化学就不会取得真正的进展。

拉瓦泽解开了这些令人不解之谜,使化学理论走上了正轨。首先拉瓦泽指出燃素说完全错误,不存在燃素这样的物质。燃烧过程就是燃烧物质和氧化合的过程。其次水根本就不是一种单质物质而是由氧和氢结合而成的一种化合物。在今天看来这是显然易懂的,但是对拉瓦泽的前辈及同时代人来讲却是不可思议的。即使在拉瓦泽提出了他的学说并予以证明之后,还有许多第一流的化学家拒不接受。拉瓦泽在他的杰出的教课书《化学元素》(1789)中清晰明了地介绍了他的假说及其令人信服的证据,很快就被较年轻的化学家们所接受。

拉瓦泽证明了水和空气不是化学元素后,就在他的书中附上一张表,把他认为是单质的物质都列入表中。虽然表中有几处错误,但是现代的化学元素表基本上是拉瓦泽所列出的表的增订篇。

拉瓦泽与伯索勒尔、付柯瓦、居顿·莫尔维欧等人一起制定了第一个条理性极强的化学命名法。根据拉瓦泽法(今天使用的命名法的基础),一种化学物质的成分是由其名称来描绘的,采用统一的命名法使全世界各地的化学家首次能互相交流各自的发现。

拉瓦泽是通过化学反应明确提出物质守恒定律的第一个人,化学反应可以使参加反应的物质中的元素加以重新排列,但物质并没有通过反应而被消灭,反应后的生成物与参加的反应物的重量相等。拉瓦泽强调把参加化学反应的物质称量准确的重要性,这有助于把化学变成一门准确的科学,为随后在化学领域内取得的许多进展扫清了道路。

拉瓦泽还为地质学的研究做出了一些小贡献,在生理学领域内做出了一项重大贡献。他与拉普拉斯通过精心实验,证明了呼吸的生理过程基本上是慢性燃烧过程。换言之人类和其它动物是利用吸进体内的氧气使有机物进行慢性的内在燃烧来获取能量的。这项发现的重大意义也许能同哈维对血液循环的发现相媲美,仅这一项发现就足以使拉瓦泽在本册中占有名次,况且拉瓦泽的贡献不在于此,而在于他系统地提出了化学理论,使化学坚实地步入正轨。人们都称他为化学之父,这个荣誉他是受之无愧的。

与本册中一些其他人一样,拉瓦泽年青时学过法律。他获得法学学位后接受了法国国家法院的聘请,但是他从来没有当过律师,只是做过许多行政工作和法律咨询工作。他在法国皇家科学院是位活跃人物,还是一个税务机构的成员。结果1789年法国革命后,革命政府认为他是个嫌疑犯,最终逮捕了他,与此同时还逮捕了那个税务机构的其他二十七位成员。虽然法国革命政府的裁决非常果断,但是可能不够准确。在1794年5月8日这同一天,所有这二十八个人都受审定罪,被送上断头台。拉瓦泽留下了妻子;她协助他做过研究工作,是一位聪明过人的女子。

在审判期间,法院收到了一份上诉书,上诉书中引证了拉瓦泽对国家和科学所做出的众多贡献,要求给他免罪,但是法官用一条简洁的评语“共和国不需要天才”回拒了这一请求。他的同事,伟大的数学家拉格朗日的评语比较合乎实际:“虽然可能一百年都不会再出现那样的头脑。但是却只在刹那间被砍掉了。”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