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瓦斯科·达·伽马

约公元1460-公元1524

瓦斯科·达·伽马是葡萄牙探险家,他通过绕航非洲,发现了一条从欧洲直接通往印度的航线。

葡萄牙人自从航海家亨利王子(公元1394-公元1460)时代起就一直在寻找这样的一条航线。1488年以巴尔托洛摩·狄亚斯为首的一支探险队到达并绕过了非洲南端的好望角,返回葡萄牙。葡萄牙国王十分清楚,这项成就意味着长期寻找一条通往印度群岛的努力眼看就要成功了。但是由于许多原因,直到1479年到印度群岛的探险队才真正起航,国王挑选瓦斯·科达·伽马为探险队队长,伽马是个小贵族,1460年出生在葡萄牙锡尼什。

达·伽马于1497年起航,率领四艘船只,共计170多名船员,其中包括会讲阿拉伯语的翻译。探险队最初向佛得角群岛航进。随后,达·伽马没有沿着狄亚斯航行过的非洲的海岸线而是向大西洋远航,航线几乎是直线向南。他向南行进了很长一段路线后。朝东转去,到达了好望角。这是一条优选的航线,比沿海岸下行要快,但是更需要拚搏精神和高超精湛的航海技术。由于达·伽马选择了这条航线,有九十三天从他的航船上望不见陆地──比哥伦布航线多用了两倍半的时间还不止,令人叹服!

9月22日,达·伽马绕过好望角,随后又沿非洲东海岸上航。在向北航行的路上,他在几个穆斯林控制的城市停留过,其中包括今日肯尼亚的蒙巴萨和马林迪。在马林迪,他找到了一个印度引航员,为他引航三十天,从阿拉伯航海至印度。1498年5月20日,大约在离开葡萄牙十个月之后,达·伽马到达卡利卡特──印度南方最重要的贸易中心。卡利卡特的印度君主扎莫林一开始对达·伽马表示欢迎,但是他很快就感到失望,因为达·伽马赠送他的礼物全是些便宜货。这连同对先前控制印度洋贸易航线的穆斯林商人的仇恨一起,使得达·伽马未能与扎莫林达成一项贸易协定。但是当达·伽马在八月离开卡利卡特时,他在东道国君主和一些印度人面前炫耀他的一船优质香料。

返航比出航更为艰难。穿越阿拉伯海用了大约三个月的时间,许多船员都死于坏血病,最终有两艘船安全返航:第一艘于1499年7月10日到达葡萄牙,达·伽马自己的船于两个月后到达。总共只有五十五名船员──还不到起程时船员的五分之一──在这次返航中幸存下来。但是当达·伽马返回里斯本时,他和国王都正确地认识到了他的两年航行是一次巨大的成功。

六个月后,葡萄牙国王派遣了一支佩德罗·阿尔瓦雷斯·卡布拉尔为首的追踪探险队。卡布拉尔如期到达印度,途中发现了巴西(虽然有些历史学家认为其他葡萄牙探险家可能在此很早以前就发现了巴西),载着一大批香料返回葡萄牙。但是喀夫拉尔的船员有些在卡利卡特遭到杀害,因此,1502年瓦斯科·达·伽马奉命率领一支有二十条航船的舰队去那里执行讨伐使命。

达·伽马在这次探险中的行为极其残忍。他一离开印度海岸,就捕获一条过路的阿拉伯航船,把船货卸下来就在海上连人带船一起烧掉,所有船上的人──几百人包括妇女和孩子──都被活活烧死。达·伽马到卡利卡特后,蛮横地要求扎莫林把所有的伊斯兰教徒都从这个港市驱逐出去。正当扎莫林犹豫不定之时,达·伽马就捕杀和致残了三十八名印度渔夫,随后就对这个港市实行轰炸。扎莫林虽极其愤怒,但却无可奈何,只得答应了达·伽马的要求。归途之上,达·伽马在东非建立了一些葡萄牙殖民地。

由于这些功绩,葡萄牙国王重赏达·伽马,授予他各种头衔,赠给他许多财产、津贴及其他金融奖。达·伽马直到1524年才返回印度,新上任的葡萄牙国王任命他为总督。他到达印度几个月后一病不起,于1524年12月去逝。后来他被重新安葬在里斯本附近。达·伽马结过婚,有七个孩子。

瓦斯科·达·伽马航海的基本意义是他开辟了一条从欧洲到印度和远东的直接航线,其影响许多国家都能感觉出来。

从短期来看,它对葡萄牙的影响最大。通过控制通往东方新的贸易航线,这个位于文明世界边远地区的国家,不久便甩掉贫穷落后的帽子而成为欧洲最富有的国家之一。葡萄牙人迅即在印度周围建立起一个强大的殖民帝国。他们在印度、印度尼西亚、马达加斯加、非洲及其它地区均设有前哨站,这当然是对他们在巴西租界地和在非洲西部殖民地的巩固。甚至早在达·伽马之前他们就拥有在巴西的租界地,在非洲西部建立了殖民地。这些殖民地中有几个直到二十世纪上半叶还被葡萄牙人所把持。

瓦斯科·达·伽马对一条通往印度新贸易航线的开辟,使从前控制印度洋贸易航线的穆斯林商人遭受了一次严重的挫折。这些商人不久就被葡萄牙人彻底击败并取而代之。而且从印度通往欧洲的陆地上贸易之路变得荒凉冷落了,因为走绕过非洲的葡萄牙海路比较便利。这对于先前控制东方贸易的土耳其人和意大利贸易城市(如威尼斯)均有害无益。但是对欧洲的其余地区来说,这意味着来自远东的货物要比从前便宜多了。

但是从长远的观点来看,瓦斯科·达·伽马航海所带来的影响不在欧洲或中东,而在印度和东南亚。事实上印度在大部分历史时期是一个相当闭关自守的国家,唯一重要的外来影响是来自西北,但是达·伽马的航海使印度通过海路与欧洲文明世界相接触。欧洲人的影响和势力在印度逐步上升,直到十九世纪下半叶,整个大陆都受不列颠君主统治为止(也许应该注意,这是在历史上整个印度统一在一个君主之下的唯一时期)。就印度尼西亚来说,它首先受到欧洲人的影响,随后又完全被欧洲人控制,直到二世纪中期,这些地区才获得自主权。

显然可以与瓦斯科·达·伽马相比较的人物是克里斯托弗·哥伦布。从某些方面来看两者的比较有利于达·伽马。例如,他的航海是一项给人印象颇深的成就,它在距离和时间两方面都比哥伦布长得多──实际上长三倍还多!它需要更为高超的航海技术(不管哥伦布离开航线有多远,几乎都不可能错过新大陆,而达·伽马则容易错过好望角,在印度洋里迷失方向)。而且与哥伦布不同,达·伽马成功地到达了原定的目的地。

当然有人可能会提出瓦斯科·达·伽马并没有发现一个新大陆,而只是给欧洲人和一个已有人居住的地区之间接通了联系。而哥伦布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哥伦布航海最终对从前存在于西半球的文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达·伽马航海最终使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文明也带来了变化。人们在估价哥伦布和达·伽马的相对重要性时,应该记住:虽然北美和南美各自都是一个比印度大得多的地区,但是印度的人口比西半球所有国家人口总和还要多。

但是似乎容易看到哥伦布的影响要比瓦斯科·达·伽马大得多。第一,绕非洲去欧洲的航行并不是出自瓦斯科·达·伽马的任何提议,葡萄牙国王在选中瓦斯科·达·伽马当领队很久以前就决定派遣这样的一个探险队。但是哥伦布的探险却是他亲自创造条件,是他的劝说才使伊莎贝拉女王为他的探险提供了资助。要是没有哥伦布,新大陆(虽然它最终肯定会被发现)的发现也许确实要晚些,而且也许会被另一个欧洲国家所发现。但是要是没有瓦斯科·达·伽马,葡萄牙国王完全会挑选另一个人来领导探险队。即使这个人因不胜任此行而告失败,葡萄牙人也绝不会放弃垂成之功而去耗精费力另辟一条直接通往印度的航线。而且由于沿非洲西海岸有一批葡萄牙基地,其它欧洲国家几乎没有能够首先到达印度的机会。第二,欧洲对印度和远东的影响远不如对西半球那样巨大。印度的文明由于与西方接触最终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在哥伦布航海的几十年内,新大陆的文明实际上已被毁灭。在印度也没有发生类似于西半球美国崛起那样的创举。

正如不能把自从那时以来在西半球发生的所有事件都归功(或归罪)于克里斯托弗·哥伦布一样,也不能把东方与欧洲直接交往的所有结果都归功于达·伽马。瓦斯科·达·伽马只不过是一个长系列人物中的一个,这个系列中的人物包括:航海家亨利;在非洲西海岸探险的一整套葡萄牙船长队伍;巴托罗摩·迪亚斯;达·伽马本人;他的直接接班人(如弗朗西斯科·德·阿尔梅达和阿方索·德·阿尔布格克);还有很多其他人。我认为,瓦斯科·达·伽马显然是此系列人物中唯一最重要的人物,但是他在这些人物中远不如哥伦布在与西半球欧洲化相关的系列人物中那样突出。主要是这个原因,他的名次才远远地落在哥伦布之后。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