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塞鲁士大帝

约公元前590~前529

塞鲁士大帝是波斯帝国的创始人。起初他作为伊朗西南地区的一个从属君主,取得了一系列辉煌的胜利──推翻了三个大帝国(米底亚帝国、里底亚帝国和巴比伦帝国),统一了古代中东的大部分地区,使其成为一个从印度一直延伸到地中海的国家。

塞鲁士(原波斯名库鲁什)约于公元前590年出生在伊朗西南的波西斯省(现名法尔斯省)。该地区在当时是米底亚帝国的一个省。塞鲁士出身在米底亚国王的直属地方诸侯之家。

后来流传着一个关于塞鲁士的趣闻,使人们不禁想起有关埃迪帕斯国王的希腊传说。根据这个传说,塞鲁士是米底亚国王阿斯戴吉斯的孙子。在塞鲁士出生之前,阿斯戴吉斯做了一个梦说他的孙子有一天会推翻他。于是国王就下令等这孩子一降生就把他杀掉。但是被吩咐承担这项杀婴工作的官吏不忍心做这等血腥残酷的事,于是就把婴儿交托给一对牧羊人夫妇,告诉他俩把婴儿弄死。但是他俩也不忍心杀死孩子,于是就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来抚养。最后当孩子长大成人后,真的推翻了国王。

看来这个故事(有关详情可在希罗多德的作品中找到)显然是荒诞不经的,实际上我们对塞鲁士的早年生活一无所知。但是我们确实知道塞鲁士大约生于公元前558年,他继承父亲冈比西斯之位,当上了波斯国王,这又使他成为米底亚国王的一个诸侯。但是约在公元前553年塞鲁士奋起造他的君主的反,历经三年的战争,终获成功。

米底亚人和波斯人在血缘和语言上都非常密切相通。由于塞鲁士保留了米底亚人的大多数法律,也保留了许多行政管理方法,所以他对米底亚人的胜利与其说是要征服外国,倒不如说是要改朝换代。

但是塞鲁士很快就暴露了他要征服外国的野心。他的第一个目标是在小亚细亚的里底亚帝国,该帝国的国王是克里萨斯,传说是一个大富翁。塞鲁士的铁是克里萨斯的金所不能抵挡的,公元前546年,塞鲁士征服了里底亚帝国,使克里萨斯成了他的阶下囚。

随后塞鲁士就把注意力转向东方,经过一系列的征战,征服了整个东部伊朗,并把其并入他的帝国。公元前540年,波斯帝国向东一直漫延到印度境内的印度河畔和中亚的查克隆提(今日色尔河)河畔。

由于无后顾之忧,塞鲁士现在就可以把精力集中到最有价值的争夺目标──富饶的巴比伦帝国上,巴比伦帝国虽然位于美索不达米亚中部,但却统治着古代中东整个肥沃的新月地带。与塞鲁士不同,巴比伦君主纳博尼都斯不得民心。当塞鲁士军队发动进攻时,巴比伦军队不想进行无济于事的反击,公元前539年巴比伦一羽未发就向塞鲁士面北称臣。当时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也属于巴比伦地区,所以这两个地区也被划入塞鲁士所控制的版图。

塞鲁士取胜之后,继而花费了几年的功夫来巩固他的统治,重新组织他的庞大帝国。随后他又率军向东北进发去征服马萨格泰人,马萨格泰人是居住在里海东岸的中亚地区的一些游牧部落。波斯人在一次小规模的初战中告捷,但是却在公元前529年进行的另一次战斗中败北,塞鲁士──当时世界上曾出现过的最大帝国的君主──身亡于疆场之上。

塞鲁士的继位人是他的儿子冈比西斯二世,冈比西斯在一次复仇战中打败了马萨格泰人,寻回了先父的尸首,安葬在伊朗故都帕萨尔加德。冈比西斯后又去征服埃及,结果把整个中东统一成了一个帝国。

塞鲁士显然是一位有军事天才的将领。但这只是他一个方面。也许更显著的方面是他的宽厚仁慈的统治特征。他尊重地方的宗教和风俗,不喜欢其他征服者所具有的极其残忍的特性。例如巴比他人和甚至更值得一提的亚述人残害了成千上万个生命,并且把他们担心要造反的民族囫囵放逐。当巴比伦人在公元前586年征服了犹地阿时,就把当地的许多人口输送到巴比伦。但是半个世纪后,当塞鲁士征服了巴比伦帝国后他立即允许犹太人重返家园。因此要是没有塞鲁士,看来犹太人作为一个独立的民族至少在公元前五世纪就有可能会被灭绝。塞鲁士在这个问题上所作出的决策可能会有其政治目的;但是他在当时是一个特别仁慈的君主,看来这是没有多大疑问的。希腊人长期认为波斯帝国是对自己独立的主要威胁,即使这样他们也一直认为塞鲁士是一位绝对令人佩服的君主。

塞鲁士立下了如此般的丰功伟绩,以致在他死后波斯帝国还在继续扩张。事实上它持续了大约200年,直到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为止。在这两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波斯所统治的国家均太平无事,繁荣昌盛。

亚历山大的征服并不意味着波斯帝国的永久完结,亚历山大死后,他的一位将军塞留孤一世控制了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和伊朗,由此建立起塞留孤帝国。但是外国对伊朗的控制没有持续很久,在公元前二世纪中期,发生了一次反对塞留孤的起义,这次起义是阿萨西斯一世领导的,他自诩为阿基米尼诸王世系(塞鲁士王朝)的后裔。阿萨西斯创建的王国──以帕提亚帝国而为世人所知──最终控制了伊朗和美索不达米亚。公元后224年,阿萨西斯统治者们为一个新王朝,萨珊王朝所取而代之,新王朝的统治者们也自诩为阿基米尼请王世系的后裔,其帝国横跨历史,长达四个多世纪之久。甚至在今天,塞鲁士还被誉为是波斯国的缔造者。

塞鲁士大帝的生涯代表了世界史上的主要转折点之一。约在公元前3000年文明最初发源于苏美尔。在两千五百多年间,苏美尔人及其后继人闪特米各族人(如阿卡德人,巴比伦人和亚述人)就一直生活在文明的中心。在此整个期间,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是世界上最富饶的地区,而且文化也最为先进(大体说来只有埃及可以与其相媲美)。但是塞鲁士的生涯──恰巧在有史记录的中间点上──把那一章世界史揭了过去。自那时以后,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文化上都不是文明世界的中心了。

进一步说来,闪米特各部落人──肥沃新月地带的主要人口──在以后的许多世纪中再未获得独立。继波斯人(一个印欧民族)之后来了马其顿人和希腊人,随后又相继来了帕提亚人、罗马人和萨珊王朝的统治者。直到穆斯林在七世纪的征服胜利以后──几乎是在塞鲁士大帝十二个世纪以后──肥沃的新月地带才重新掌握在闪米特各部落的手中。

塞鲁士的重要性并不仅仅在于他赢得了许多次战斗的胜利,征服了许多领土。更重要的是他所建立的帝国永远改变了古代世界的政治体系。

尽管波斯帝国领土广阔、历史悠久,但是它对历史的影响却远不如那些历史更悠久的帝国如罗马帝国、大英帝国和中国帝国的大。但是在估价塞鲁士的影响时,人们应该记住要是没有他的话,他所完成的业绩或许永远也不会出现。在公元前820年(约在塞鲁士出生前三十年),没有谁会想到在百年之内整个古代世界会是在一个来自伊朗西南地区、从前默默无闻的部落统治之下。即使回顾历史,波斯帝国的崛起看来也不是由于先前存在的社会或经济因素而迟早注定要发生的历史事件之一。因此,塞鲁士是真正改变历史进程的罕见的人物之一。

歪歪网络 联系QQ:188-222-111